明清孔府档案的文学书写

明清孔府档案的文学书写
作者:霍俊国(曲阜师范大学文学院副教授)  孔府档案是体系记载孔氏宗族各项活动的私家档案。现存的孔府档案文献包含明代、清代和近代三部分,共约9000卷,保存在曲阜孔子博物馆。明清时期,孔府具有显赫的政治位置和极大的文明影响力,记载孔府各项活动的档案在很多宗族档案中别出心裁,具有共同的政治、文明标识价值。研讨这一批文献,能够发现,部分文献的书写具有较强的文学颜色,能够融有用与审美为一体,其间亦不乏文采飞扬、情味盎然之处,表现了一种较为典型的文学书写。  明清孔府档案的文体方式丰厚多样。主要有制、诏、谕、奏折、遗言、告示、合同、保结、诉状、召见对话、口供、宗谱、咨、传、序、跋、祭文、挽联、说帖、诗、歌、对联等50多种。从传统的有韵无韵看,能够分为文、笔两类。除了文的一类具有很强的文学颜色,如孔档0007江万里诗、孔档6308衍圣公《初进表文》皆音韵铿锵、意境隽永;笔的一类,言语也颇具神韵。尤其是孔档0006、5476、6312、6313、6316等,记载衍圣公(祭酒)面圣的对话,书写方法奇妙,读来声情并茂。  孔档0006号,有朱元璋与孔子五十五代孙祭酒孔克坚的一段对话:“元年十一月十四日,谨身殿内,上对百官,谕孔子五十五代孙祭酒孔克坚,曰:‘老秀才近前来,你多大年岁也?’对曰:‘臣五十三岁。’上曰:‘我看你是有福快活的人,不委付你阴谋,你常常写书与你的孩儿。我看资质也温厚,是成家的人。你祖先留下三纲五常,垂宪万世的好法度,你家里不读书,是不守你祖先法度,怎么中。你老也常写书经验着,休怠懈了。于我朝代里,你家里再出一个好人呵欠好?’二十日,于谨身殿西头廊房下奏:‘上位曲阜进表的回去,臣将主上十四日戒谕的圣旨,备细写将去了。’上喜曰:‘少吃酒,多读书。’”  这一段对话,言语简练流通,情感崎岖改变,人物形象绘声绘色。对话从朱元璋问询孔克坚的年纪始,以朱元璋关怀孔克坚之子孔希学的教育问题,吩咐孔克坚要让孔希学“少吃酒,多读书”为终。整个进程,朱元璋好像都在与孔克坚拉家常,不只内容交心,情绪也极为温文随意,甚至称孔克坚为“老秀才”“你老”。与朱元璋温文情绪构成明显比照的,是孔克坚的诚惶诚恐,不敢多发一言,十四日的对话,甚至只要“臣五十三岁”五字。一起,十四日的对话与二十日也构成比照。二十日,孔克坚较为放松,话稍多;但朱元璋却较为平平,只要“少吃酒,多读书”六字。如此一来一往、一冷一热,背面的隐晦弯曲,也就耐人寻味了。若联络来龙去脉,探求二人情感改变之缘由,也是饶有兴趣的。据《明太祖实录》载,洪武元年三月,大将军徐达至济宁,但孔克坚老奸巨猾,静观时变,称疾不见徐达,仅仅遣子孔希学来见徐达,并进京面奏朱元璋。朱元璋显着不悦,亲笔呵斥孔克坚:“吾问尔有疾在身,不知道然否……尔无疾称疾,以慢吾国不可也,谕至思之。”孔克坚惊慌,星夜兼程面见朱元璋。朱元璋念及孔氏有“祖先留下三纲五常,垂宪万世的好法度”,强压怒火,对孔克坚摆出了一副罕见的温文随意情绪,怀柔感染。孔克坚则因被朱元璋看穿其首鼠两端的手段,开始时诚惶诚恐,只怕被问罪。然见朱元璋情绪温文,所以再次召见时便有了放松之态。殊不知,朱元璋见意图已达到,便失去了前几日的和蔼,情绪显着有所冷淡。行文到此,孔克坚之狡猾、朱元璋之善变等性格特点也就呼之欲出了。  从上文中亦可看出,明清孔府档案的书写,深受其时小说、戏曲的影响。写人往往考究“性格”“气质”“形状”“声口”(金圣叹评《水浒》“人有其性格,人有其气质,人有其形状,人有其声口”),人物性格明显、情感充分;述事则注重实录与虚拟结合,情节跌宕崎岖,对立抵触激烈,场景回忆犹新。  值得注意的是,尽管明清孔府档案与《明太祖实录》都记载了上述对话,但两者却较为不同。《明太祖实录》载十四日对话:“上沉着慰劳曰:‘尔年几许?’克坚对曰:‘臣年五十有三。’太祖曰:‘尔年虽未耄,而疾婴之,今不烦尔官。但尔家先圣之后,为后代者不能够不务学。朕观尔子资质温厚,必能承家,尔愈加诲谕,俾知进学,以振扬尔祖之道,则有光于儒教。’克坚磕头谢。”《明太祖实录》的这一段文字,选用书面语,规矩而严厉,是典型的“止于叙事而止”(金圣叹评《水浒》“国家之事,止于叙事而止,文非其所务也”)的前史叙事;明清孔府档案选用白话文,平添了“老秀才”“你老”等民间用语,显示了朱元璋的亲热和蔼和对孔府的注重,凸显了孔府的位置。两相比较,孔府档案的记言叙事具有较强的片面意向,将“止于叙事而止”的前史叙事与前史事件的文学书写有机结合,融叙事与说理为一体,从而使文本达到了道理融合的高深境地。  文学书写技巧的广泛运用,使明清孔府档案故事生动,情节弯曲,言语鲜活,不只刻画了很多绘声绘色的人物形象,也打造了我国榜首大宗族的形象。比如孔档0006、1114、1115、1061等,记载宗谱遗训,展示孔氏宗族之生生不息与崇儒重道、诗礼传家之传统;又如孔档5476、6312、6313等,生动再现了嘉庆、光绪、慈禧太后召见衍圣公孔庆镕、孔令贻以及孔令贻母妻面圣的景象,展示宗族无上的荣光;再如孔档0060、6076、1309、1310、6633、8276等,记载衍圣公进京、上林的局面以及衍圣公的日常起居,展示其程序化、艺术化,甚至神圣化的日子。9000余卷的私家档案,上达最高统治者,下系最底层田户,触及宗族、属员、土地、徭役、租税、宫殿、职官等,简直包含了社会各阶级日子的方方面面,凡此种种,我国榜首大宗族的形象也就栩栩如生了。  明清孔府档案是一部宗族史,其间承载的圣祖崇拜、家国一体、诗礼传家等思维传统,是孔府维系宗族回忆、凝集人心的价值中心,也是其活泼于历代王朝的重要原因。明清孔府档案仍是一部心灵史,其间蕴含了深沉的文明回忆与审美风气,不只较为充分地展示了明清时期的文体类型及书写特质,也丰厚了咱们对这一时期干流阶级文学审美的认知,尤其在文学和史学、雅文学和俗文学等问题上。囿于现代以来学科区分的影响,以及孔府档案出书受限等客观因素,当时,有关孔府档案的研讨依然显得单薄,有关文学书写方面的讨论更是少之又少,因此值得咱们持续深化地研讨下去。  (本文系教育部项目“孔府档案文学书写研讨”〔19YJA751017〕阶段性效果)  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